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氏文化 >> 文化论谈 >> 浏览文章

浩然正气 执法柄纲——范应铃

来源:不详 | 编辑:江西范氏 | 发布时间:2018-11-12 | 栏目:文化论谈 | | 投票数:0 | 点击:205
内容导读:浩然正气 执法柄纲——范应铃……

浩然正气  执法柄纲——范应铃

范应铃丰城槎村人,出生于淳熙元年(1174),卒于淳祐三年(1243),享年七十岁。《宋史》《丰城县志》《广西通志》载:方娠,大父梦双日照庭, 应铃生。少长厉志于学,丞相周必大见其文嘉赏之。 槎村《范氏宗谱》载:应铃系逢公第十四世孙,琎公支系。世次为:1→四十二、逢2→三十、克昌3→九、处仁4→十六、琎5→二、文桢6→十六、怀谏7→十六、务从8→三、允能9→十四、良臣10→十二、大勋11→十九、履12→七、士荣13→念二、南一、字符之,初授承事郎,再宣义郎、通直郎,迁承义郎、朝散郎,终朝奉大夫,赠朝议大夫。14→百九、应铃、字旂叟、号西堂。嘉泰甲子举首(解元),南宋开禧元年(1205)乙丑毛自之榜进士及第。官至焕章阁守大理少卿、中奉大夫致仕。謚清敏。由杜范撰书,范钟题中奉大夫守大理少卿清敏公墓誌铭

    应铃先后在江西、广西、湖南等地为官,后官至焕章阁守大理少卿、中奉大夫。根据史志记载,观其一生主要政绩是浩然正气,执法柄钢,为人正直,爱民如子,同情弱者,又不失其法律原则。他在政治立场上,主张抗战,收复国土;其政治作为,多次平定寇乱,善言进谏。在处事风格上,洁身自好,恪尽职守,体恤百姓。在处理人际关系上,与上司、下属、友人都建立了良好关系。特别是在办理案件上,为民申冤,不畏强权,同情弱者,盈得好名声。如《宋史·范应铃传》记载,范应铃在出任崇仁县知县时,“夙兴,冠裳听讼,发如神,故事无不依期结正,虽负者也无不心服。真德秀扁其堂曰‘对越’”。以后,他又任广西和浙东提点刑狱,有《对越集》四十九卷,专收他的“断讼语”,即判词。《对越集》虽已不传,但南宋重要法律文书《名公书判清明集》中收有他的书判41篇判词,占全书收录判词总数的近二十分之一。他的判词其特点是重视法理,人情,同情弱者的法律思想,不但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又具有文学性和实用性,作为南宋官吏应用之范本,对当今也产生其深远影响,因此,范应铃的名字也广为人知。《名公书判清明集》选录标准,主要不在文章,而在是否“清明”;刻印的目的,主要不是供士人应试之用,而是供为官者判案参考。

尽力平叛,恪尽职守。他在永新县尉任,县有十三乡,强盗侵扰常常发生,安抚使移司兼州,起初上奏缓征八乡百姓田赋二年,下诏书同意。以后又催缴检査税租的数量,范应铃力争,不答应。就赴州自己陈述,反复地说,帅守声色很严厉,范应铃镇定地说:我并不仅是为八乡贫穷百姓,而是也替大人考虑!百姓穷困,用小人之心对付,田租不能收取而祸事却不容易平息。帅守动容,下令免除下等民户田租。命令发布以后,又征收,范应铃叹息道:这是让我再次失信于百姓。又力争,终于同意他的请求,百姓很感动高兴。有大户与转运使有交情,家僮放纵横暴欺压百姓,迤1#鞭挞之后把他关进牢里。州小吏当庭羞辱县令,范应铃抓住他关了起来,把情况上报。
    治政严明,断案如神。任衡州録事,总帅听说范应铃的名声,征召为部下。改为崇仁县知县,刚到,帮助规矩, 明确定期聚集,整顿纪律,开导官民,让他们知道进退。然后免去乡吏的供给,核査户籍的舞弊,没过几个月户籍造好,就将户名册速同田赋规定上交帅府,从此赋税劳役公平。早起,戴帽穿衣听理诉讼,判决如神,所以全都按期结案, 即使败诉的人也没有不心服的。真德秀题写他的堂匾叫作对越。将换任,治理跟刚来时一样。年末,让姓休整,停止还债,免除租税,释放犯人,救济活人埋葬死者,崇扬孝道劝勉和睦, 仁爱百姓淳化风俗,全部奉行,公布告示,看到的人都感叹。调提辖文思院,干办诸军审计,添差通判抚州,因有人反对而作罢,授祠禄官。遭母丧,服丧期满,通判蕲州。

为人正直,忠言进谏。召为金部郎官,进见,首先说:如今朝令夕改,想要改变长期上下玩忽怠慢的积习;以内部治理的败政,想要媒取一旦抵御外族的大功。 又道:公正之论不是从正人君子那里出来,而是掺杂了逢迎皇帝的小人;纲纪不是在朝廷制定确立,而是被玩弄权术的太监操纵。所说的都很正直,有见识的人认为说得对。升任尚左郎官,随即为逝塞提点刑狱,一再请求给予方便奉养父亲,改为直秘阁、江西提举常平,査核出隐瞒的三万户,很有威风。遭父丧,服丧期满,升为军器监兼尚左郎官,皇帝召见,奏对说:国事中重要而且紧迫的,首先是立皇太子。陛下不是从自己的意愿决定,受身旁亲信的言语迷惑,受后宫嫔妃宫女影响勦摇,现在不立太子,奸臣趁着一天夜襄,张纸或许就从宫中传出,忠义之士毫无办法了。 皇帝被他的话触动。适值盐法屡次变更,商人的赢利,上被朝廷専责强取,下被都州截留抢夺; 九江、豫章控制了要害,贫穷百姓终年缺盐,商人和百姓都艰难。范应铃一再申诉四害, 希望采用以前的交粮换盐的办法。
    授任直宝谟阁、邈直转运判官兼安抚司。峒獠蒋、何三族聚合一千多人,拘捕县令,杀害官吏,安!司提点刑狱司招抚捕捉,过了一年没有来,应铃说:招降他们正好助长强盗气焰,可以迅速把他们抓捕。便调遣飞虎等军会合于边地一侧统一讨伐。应铃亲自来到军中告诚将士,号令分明,士兵击鼓英勇前进,活捉苈时选父子和元凶五人杀掉,被迫跟从的让他们安于本业,不到一个月全师而还。授直焕章阁,上疏辞谢,不准许;擢升大理少卿,又推辞仍不准。检查官库,核对簿籍,处理公事完毕,就着手家中事务,都不遗漏。部下劝说他宽心省事, 回答说:生死,是命,一辈子所学所用,就在今天。帅臣别之杰来探病,范应铃端正帽子庄重地进屋,别之杰告退,超然逝世。
    光明磊落,坚持正义辨明是非不徇私情。见正义之事一定去做,不因利害得失动摇其决心。书信往来不巴结长官,推荐保举不顺从权势,任职行事,没人敢以不正当的理由反对。所到之处没有积压诉讼,没有积懕案件,纠举胥吏一点不宽容,但也不曾没收他们财物,说:他们的财货是用不正当手段得来的,官府又跟着不正当地收进来,行吗?提拔品行髙尚的,纠察违法贪污者,摒兴树立好的风气,听到的人受到鼓舞。

闲居在家时,人有不平,不去官府,却到范应铃家门做壤事的人,往往互相警告说:不要让范公听见。讃书通晓大义,尤其喜爱《左氏春秋》,所著有《西堂杂著》十卷,断讼语曰《对越集》四十九卷。徐鹿卿曰应铃经术似儿宽,决狱似隽不疑,治民似龚遂,风采似范滂,理财似刘晏,而正大过之。人以为名言。

南宋绍定二年(1229)己丑,应玲公主持续修丰城槎村《范氏宗谱》时,依据文正公首修苏州《范氏家乘》,以隋公为首世,丰城槎村逢公与徽州(安徽)陟公、华阳(四川)隆公、苏州(江苏)隋公,同属唐丞相履冰公支下第六代同辈族孙。故而,丰城范氏以逢公为首世,收入了唐相履冰公裔下,冬芬、冬倩、冬昌三大支派,陟、隋、隆、逢四大支脉于丰城槎村《范氏宗谱》之中,保持了履冰公支下世次清晰,昭穆不乱(详情本书中相关文章有详述)

    公三续丰城槎村《范氏宗谱》时,特别是对文正公(1052年)苏州《范氏家乘》中未载缺漏、错记给予了补充和纠正。以正路为列,摘录范厚邦《探访鄱阳车门范氏源流之续记》一文,是这样写的:范应在认真为官的同时,还与范钟等人一起,利用闲余时间,围绕文正公续修谱序,辛苦而又细心地收集、整理、研究各地范氏谱系资料,将履冰公后裔分为丰城、苏州、休宁、华阳等多支范氏,并以“别”为类(每别四代),延续了四别,终于在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完成了丰城《范氏族谱》的修撰。在丰城《范氏族谱》中,范钟的支系是在:冬倩→二三→八→三五→隋→梦龄→赞时→墉→仲淹→纯仁→正路之后的第八代位置,也即范仲淹十一世;范钟的儿子居正路之后的第九代位置,也即范仲淹十二世。

由上解说两点:第一、范钟和范应关系很好,感情深厚。应铃考中进士的时间比范钟要早两年,为官主要在地方。范钟年令比应铃大两到三岁,为官主要在中央。两人均为履冰公后裔。时为朝官即秘书少监、国子司业的范钟,利用其掌管古今图籍、国史实录等权力和管理国家教育的身份,至诚竭力地捜寻有关范氏史料,以供应铃等人续范氏谱选用。时机难得啊!第二、丰城《范氏族谱》在叙述文正公世系时,仅将范钟的支系列于之下,而沒有开列苏州河南有关文正公其他支脉。其缘由:一是,以文正公所定五服为主的苏州范氏,在原苏州范氏谱中己列支脉的不再列支。二是属文正公世系未列支脉的或有遗漏的补上。如赞时之子,在《苏谱》上为四子:坚\垧\墉\埙。在丰城《范氏族谱》上为六子: 坚\垧\墉\埙\埴\昌言。昌言支在《苏谱》上已载,而埴支未载。故丰城谱载:埴(赞时第五子)→伯奋→惇→公望→巡→遘。再如对正路公后裔,一方面由于纯仁公在世时不好认正路公入赘并生子,因而对其后裔入谱是持拒绝态度的; 另一方面,南宋时期的文正公家族以苏州和河南为主居住,相对分散。纯仁公过世后,其家族因纯仁公的模糊态度,故对正路公后裔入谱也不愿正面答复。这样,在苏州范氏不允入谱的情况下,正路公后裔为何不可另找出路呢?作为南宋朝庭命官的范钟,当然有此能耐,尽管釆用了一些迂迥曲折的方式,仍将其支脉在丰城《范氏族谱》中列于文正公世系之下。由此也使得丰城《范氏族谱》成为浙江《濲西龙门范氏家谱》的重要佐证。范钟为浙江龙门范氏的源流记载立了大功三是从文正公续修谱序公开后的160多年的时间里,范氏后裔发现原苏州范氏谱记载的范氏并不完善,应当予以补充。尤其是华阳范氏和休宁范氏在原苏州范氏谱中未载,属缺漏,应该补上,并使其支脉从初别延续到四至五别。四是重要更正。如冬昌公,在原苏州范氏谱中是履构之子、履冰公之侄,实际上冬昌公是履冰公第三子,应予更正。

由此可见,应玲公主持续修丰城槎村《范氏宗谱》,对文正公续修苏州《范氏家乘》作了丰富补充,对明显错误之处也进行了修改,故而丰城槎村《范氏宗谱》又称大成宗谱当之无疑。

                                                  江西永修  范芳碧

 

2017年5月

 

 

附:《宋史·范应铃传》

范应铃,字旂叟,丰城人。方娠,大父梦双日照庭,应铃生。稍长,厉志于学,丞相周必大见其文,嘉赏之。开禧元年,举进士,调永新尉。县当龙泉、茶陵溪峒之冲,寇甫平,喜乱者诈为惊扰,应铃廉得主名,捽而治之。县十三乡,寇扰者不时,安抚使移司兼郡,初奏弛八乡民租二年,诏下如章。既而复催以检核之数,应铃力争,不从。即诣郡自言,反覆数四,帅声色俱厉,庆铃从容曰:某非徒为八乡贫民,乃深为州家耳!民贫迫之急,将以不肖之心应之,租不可得而祸未易弭也。帅色动,令免下户。既出令,复征之,应铃叹曰:是使我重失信于民也。又力争之,讫得请,民大感悦。有大姓与转运使有连,家僮恣横厉民,应铃笞而系之狱。郡吏庭辱令,应铃执吏囚之,以状闻。
    调衡州录事,总领闻应铃名,辟为属。改知崇仁县,始至,明约束,信期会,正纪纲,晓谕吏民,使知所趋避。然后罢乡吏之供需,校版籍之欺敝,不数月省簿成,即以其簿及苗税则例上之总领所,自此赋役均矣。夙兴,冠裳听讼,发擿如神,故事无不依期结正,虽负者亦无不心服。真德秀扁其堂曰对越。将代,整治如始至。岁杪,与百姓休息,阁债负,蠲租税,释囚系,恤生瘗死,崇孝劝睦,仁民厚俗之事,悉举以行,形之榜揭,见者嗟叹。调提辖文思院,干办诸军审计,添差通判抚州,以言者罢,与祠。丁内艰,服除,通判蕲州。
时江右峒寇为乱,吉州八邑,七被残毁,差知吉州,应铃慨然曰:此岂臣子辞难时耶?即奉亲以行。下车,首以练兵、足食为先务,然后去冗吏,核军籍,汰老弱,以次罢行。应铃洞究财计本末,每鄙榷酤兴利,蕲五邑悉改为户。吉,舟车之会,且屯大军,六万户,人劝之榷,应铃曰:理财正辞,吾纵不能禁百姓群饮,其可诱之利其赢耶?永新禾山群盗啸聚,数日间应者以千数。应铃察过客赵希邵有才略,檄之摄邑,调郡兵,结隅保,分道捣其巢穴,禽之,诛其为首者七人,一乡以定。赣叛卒朱先贼杀主帅,应铃曰:此非小变也。密遣谍以厚赏捕之。部使者劾其轻发,镌一官。闲居六年,养亲读书,泊如也。起广西提点刑狱,力辞,逾年乃拜命。既至,多所平反,丁钱蠹民,力奏免之。
    召为金部郎官,入见,首言:今以朝行暮改之规模,欲变累年上玩下慢之积习;以悠悠内治之敝政,欲图一旦赫赫外攘之大功。又曰:公论不出于君子,而参以逢君之小人;纪纲不正于朝廷,而牵于弄权之阉寺。言皆谠直,识者韪之。迁尚左郎官,寻为浙东提点刑狱,力丐便养,改直秘阁、江西提举常平,并诡挟三万户,风采凛然。
    丁外艰,服除,迁军器监兼尚左郎官,召见,奏曰:国事大且急者,储贰为先。陛下不断自宸衷,徒眩惑于左右近习之言,转移于宫庭嫔御之见,失今不图,奸臣乘夜半,片纸或从中出,忠义之士束手无策矣。帝为之动容。属盐法屡变,商贾之赢,上夺于朝廷之自鬻,下夺于都郡之拘留;九江、豫章扼其襟喉,江右贫民终岁食淡,商与民俱困矣。应铃力陈四害,愿用祖宗入粟易盐之法。
    授直宝谟阁,湖南转运判官兼安抚司。峒獠蒋、何三族聚千余人,执县令,杀王官,帅宪招捕,逾年不至,应铃曰:招之适以长寇,亟捕之可也。即调飞虎等军会隅总讨之,应铃亲临誓师,号令明壮,士卒鼓勇以前,禽蒋时选父子及渠五人诛之,胁从者使之安业,未一月全师而归。授直焕章阁,上疏谢事,不允;擢大理少卿,再请又不允。一旦籍府库,核簿书,处决官事已,遂及家务,纤悉不遗。僚属劝以清心省事,曰:生死,数也,平生学力,正在今日。帅别之杰问疾,应铃整冠肃入,言论如平常,之杰退,悠然而逝。
应铃开明磊落,守正不阿,别白是非,见义必为,不以得失利害动其心。书馈不交上官,荐举不徇权门,当官而行,无敢挠以非义。所至无留讼,无滞狱,绳吏不少贷,亦未尝没其赀,曰:彼之货以悖入,官又从而悖入之,可乎?进修洁,案奸赃,振树风声,闻者兴起。家居时,人有不平,不走官府,而走应铃之门;为不善者,辄相戒曰:无使范公闻之。读书明大义,尤喜《左氏春秋》,所着有《西堂杂着》十卷,断讼语曰《对越集》四十九卷。徐鹿卿曰:应铃经术似儿宽,决狱似隽不疑,治民似龚遂,风采似范滂,理财似刘晏,而正大过之。人以为名言。

0% (0)
0% (0)
Tag: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新闻签收: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