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氏文化 >> 忧乐文化 >> 浏览文章

《无以易纯粹》——范纯粹

来源:不详 | 编辑:江西范氏 | 发布时间:2018-11-08 | 栏目:忧乐文化 | | 投票数:0 | 点击:132
内容导读:《无以易纯粹》——范纯粹……
《许昌晨报》11月6日颖昌记事专栏发表该报副总编辑刘俊民文章《无以易纯粹》——范纯粹
北宋元祐五年(公元1090年)五月三十日,知延安府赵卨病逝。延安为陕西门户,与西夏正面对抗。由谁来接管这一要地,成为朝廷面临的难题。
范仲淹四子、时年45岁的范纯粹成为朝臣公议的不二人选。面对卧病在床的母亲,他在去留之间左右为难。
都堂聚议,知枢密院事韩忠彦、签书院事王岩叟一致推举范纯粹。尚书左仆射吕大防说:“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了。”
韩忠彦说:“我们一度担心他资历轻,考虑过韩缜。”
吕大防说:“韩缜老矣,难前往。”
尚书右仆射刘挚问:“前执政中有合适的吗?”
尚书右丞苏辙接过话头说:“曾听人提到他的二哥范纯仁。”
吕大防说:“曾经讨论过,已有定论。”
此前一年,范纯仁被任命为延安知府,但旋即调离。御史中丞梁焘上书称:“延安府为极边,从未派旧相到这里。任命范纯仁,非但不能显示国威,反而让人觉得我们没有帅才了。二来旧相名高权重,一举一动会使敌人疑心生事。”
“无以易纯粹。”王岩叟道,“纯粹正值壮年,像他的父亲一样有魄力。他也曾在延安履职,熟悉情况。”
大家又有共同的担心:“他回朝不久,必定会以母老为辞。”
王岩叟说:“国事为重。”
范仲淹四个儿子中,庶出的范纯粹年龄最小。纯粹之母张氏13岁进入范家,在嫡夫人李氏病逝后,逐渐执掌范家事务。范纯粹出生于邓州,七岁时,父亲就离世了。
范仲淹十分疼爱幼子,临终不无遗憾地对张氏说:“这个孩子会成就大业,我来不及看到了。等他长大后,要告诉他我平生所守所为。”
范仲淹身后,范氏家族聚居颍昌,在范纯仁主持下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张氏与家人同甘共苦,从无怨言,一心放在儿子的抚育上:“谆复不已,柔爱在心,严厉在色,族人师仰之。”
成年之后,范纯粹在韩绛的扶助下进入仕途。经过多年历练,他于宋神宗末年镇守庆州。
同一年,张氏中风,卧床不起。 
张氏勉励儿子道:“当年我跟从你父亲开府于此,你能够接续这一职务,还有什么比这更荣耀呢!你父亲有德于民,你也要谨慎行事,别让父老失望。”
范纯粹上书朝廷,请求以官级换取对母亲的封命。太皇太后特例准许:“范纯粹之母,朝廷自当与,何待其请?”
元祐五年(公元1090年)二月,范纯粹回京任户部侍郎,终于可以在母亲床前尽孝了。时隔未久,又要面临这离别之苦。
范纯粹接连上书,“辞帅甚哀”“恳甚切至”:“母亲年迈多病,我怎能远离?”
朝臣中也有人满怀同情:“范母七十,风病八年,卧于床,只有一子,从来饮食起居赖以为命,今使之离去,似非人情。”
也有人说:“为什么非范纯粹不可呢?他一旦丁忧,又该怎么办?”
“当前延安面临重大事务,范纯粹最合适前往,也必须前往。”吕大防上奏太皇太后,“我曾赴任陕西,适逢父亲病重,先帝特派中使按问。如今可派人慰劳范母,说明因由。边事结束,马上召回就是了。”
中使来到范家,问张氏:“延安是军事重镇,面临重要的军情,您能否舍弃爱子,让他前往呢?”
张氏答道:“君命终不可违。我虽然老病,会尽快与儿子一同前往。”
朝廷下诏,赐张氏茶药数百斤,让其任选两位名医随行。
此时,一度坚持的吕大防反而动摇:“一旦范母中途病亡,不堪设想。不如换个人吧?”
刘岩叟问:“谁可以?”
“渭帅可以吗?”
“渭方有警,又有谁可以接任呢?”
吕大防无话可说。刘岩叟道:“塞上数十万生灵性命系于主帅。恻隐此一人,不如恻隐数十万人啊。”
张氏到延安后,病情日益加重,于元祐七年(公元1092年)九月二十七日辞世。
范纯粹为母亲守制,接替他的是郑州人张南公。
没有范纯粹,边防依旧存在,没有谁不可替代。“无以易纯粹”,只是对范纯粹,乃至范仲淹父子道德才略的高度评价。
“妙年出补父兄处,公自才力应时须。”范仲淹、范纯仁、范纯粹父子三人均曾长期经略西北,镇守庆州、延安等地,威名远播。黄庭坚诗云:
乃翁知国如知兵,塞垣草木识威名。敌人开户玩处女,掩耳不及惊雷霆。平生端有活国计,百不一试薶九京。阿兄两持庆州节,十年骐驎地上行。潭潭大度如卧虎,边头耕桑长儿女。折冲千里虽有余,论道经邦正要渠。妙年出补父兄处,公自才力应时须。春风旌旗拥万夫,幕下诸将思草枯。
史称“纯粹沉毅有干略”。有一次,夏国进兵邻境泾原,范纯粹果断派遣部队驰援三百里,斩敌千余级,泾原之围遂解。他说:“臣子之义,忘躯殉国,不能说邻路被寇,非我职守。”
宋神宗曾以五路大军征讨西夏,遭遇重挫,又责诸将无功,谋欲再举。纯粹“宁受尽言之罪于今日,不忍默默以贻后悔”,上书力阻:“关陕事力单竭,公私大困,若复加骚动,根本可忧。”
对于范纯粹的直言,张氏给以坚定支持:“不辱没父亲的名声才是大节,你若因此丢官,我也能安然对待。”
宋神宗读罢奏章,对辅臣说:“范纯粹论事,遂有父风,其言可听。” 
元祐期间,宋、夏议分疆界,纯粹仍然主张以防御为主,建议以土地换安宁。米脂、兰州、吴堡等深入敌境、不易防御的地方被划归夏国。后来,他以此获罪,淡出西北事务。
守边期间,范纯粹屡屡上书言事,汇编为《范德孺奏议》二十五卷。北宋末年,苏辙之孙苏籀
0% (0)
0% (0)
Tag: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新闻签收: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