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氏文化 >> 传说轶事 >> 浏览文章

一床布被的故事

来源:不详 | 编辑:江西范氏 | 发布时间:2018-10-31 | 栏目:传说轶事 | | 投票数:0 | 点击:208
内容导读:一床布被的故事……

一床布被的故事

元祐元年(1086年),司马光猝然辞世。拜相以来,他扶病尽职,耗尽了心力。临终前,他郑重要求,身着依照《礼记》制作的深衣入殓,并覆盖日常使用的那床布衾。这床布衾意义非常——由好友范镇所赠,上面织绣有司马光亲书、由范纯仁创作的《布衾铭》。

一、古人的被褥有丝绸被、麻布被(又称布衾)、纸被等种类。丝绸被价值不菲,限于权贵使用。布衾的使用者多是普通百姓。

范纯仁出仕之后,门客渐多。他礼贤下士,但推崇节俭,曾制作布衾数十床赠予寒士。人们说:“孟尝君有三千珠履客,范公有三千布被客。”孟尝君是战国时代的贵公子,招揽门客不惜资财,曾以珍珠编缀的鞋子礼敬之。

范纯仁听到这种议论,做了一床布衾供自己使用,并撰写了《布衾铭》,表明对俭朴生活的认识:

藜藿之甘,绨布之温,名教之乐,德义之尊,

求之孔易,享之常安;绮绣之奢,膏粱之珍,

权宠之盛,利欲之繁,苦难其得,危辱旋臻。

取易舍难,去危就安,至愚且智,宁不其然?

颜乐一箪,万世师模;纣居琼室,死为独夫。

君子以俭为德,小人以侈丧躯。然则斯衾之陋,其可忽诸?

范仲淹家族以门风清苦俭约著称于世。他生前立有“不重肉”的规矩,如非待客,只能上一道荤菜。他说:“每晚入睡前,我总要计算一下当天花了多少钱,做了什么事。如果花了不该花的钱,做了不该做的事,我就会彻夜难眠,第二天一定设法弥补。”

范纯仁的妻子王氏出身豪门,结婚时欲置办丝绸床帏。范仲淹严厉地说:“岂能以丝绸做帏幔?我家风清俭,不容变更。这些东西来到我家,必定会在庭院里被烧掉。”

范纯淹逝世后,范纯仁主持家族事务,承续着父亲创立的门风。在待客标准上,范纯仁俭朴得有过之而无不及。家住许昌的亲家翁崔国孺常到范宅就餐,对伙食常常表示不满。名士晁端彦曾受邀到范家就餐,出门后对人说:“丞相家风变了!平时他家以咸菜、咸豆腐佐餐。这次居然在咸菜、咸豆腐上放了两小簇肉!”

《道山清话》中记载,范纯仁日常端坐,从来不接触靠背。暑天会客后,客人总在胡床靠背上留有汗渍,只有他坐过的地方是干的。范家子孙房间内的坐具是没有靠被的草墩子或小凳,想必他也是这么养成习惯的。他的日常衣物常换常洗,整洁干净;鞋袜虽旧,始终洁白。公事之余,他会换上平民打扮。其子弟们也不例外。他的三个儿子穿戴得非常土,一点儿不像高官子弟。

二、避居洛阳、专心主持修撰《资治通鉴》的十余年间,司马光与住在颍昌的范镇、范纯仁往来密切。“以善道相与,以忠告相益”,共同的信仰与追求将他们紧紧联结在一起。

俭朴生活是他们的共同志趣之一。有一次,司马光与范镇在嵩山游览,各自携带茶团。司马光用纸包裹着茶,范镇把茶放在乌木盒子里。司马光惊讶道:“景仁竟然有茶具了!”这句话让范镇深感不安,他把茶盒送给了山寺僧人。范纯仁在洛阳期间,曾与司马光相约成立真率会,以粗米饭邀约洛阳耆旧,酒也限量。司马光诗云:“随家所有自可乐,为具更微谁笑贫?”

司马光的家在洛阳名流的宅院中别具一格,处于陋巷,仅庇风雨。宅中有一间地室是他日常读书的地方,穿过隧道方能进入,冬暖夏凉。当时,北京留守王拱家有中堂七间,上起高楼,富丽非常。洛阳人说:“王家钻天,司马家入地。”范镇定居颍昌后,曾建起一座高庵,邀请地室里的司马光来体验“钻天”的感觉。有一次,范镇来洛阳探访司马光,带来一床布衾作为礼物。这是对好友的关心,也是对其俭朴生活的理解与尊重。司马光十分珍视这件礼物,特意以隶书抄写范纯仁《布衾铭》,绣在布衾上端。这床布衾伴随他走完了晚年岁月,又伴随他走向另一个世界。

元祐三年(1088年),司马光后人找到《布衾铭》手稿,刻碑立于司马光墓园。如今,这一石刻不复存在,仅有拓片珍藏于国家图书馆。

三、 “以俭成德”是孔子留下的训导。孔子说:“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俭朴生活会让一个人固塞鄙陋,但奢侈生活会导致更严重的人格缺陷。孔子说:“以约失之者鲜矣。”懂得节制,就能避免更多错误。孔子说:“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忍受不了粗衣陋食的人,不足与言道。

在《训俭示康》一文中,司马光自述道:“我出身寒门,世代清白相守,生性不喜欢奢华浪费。幼儿时代一旦佩戴金银饰品,穿上华丽衣物,就深感不自在。20岁那年,进士闻喜宴上只有我不戴花。有人提醒说,这是君恩不得违抗,我才在头上插了一枝。我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但不会穿又脏又破的衣服博取名声(这是在讽刺王安石),只是顺从本性罢了。有人以奢华为荣,我唯独以俭为美。被人讥笑固执寒酸,我就用孔子的训导来回应。”

在司马光看来,“有德者皆由俭来”,节俭就少贪欲,有地位的人少贪欲,就能不被外物役使,可以走正直的路。平民百姓少贪欲,也会约束自我,开源节流,从而过上充实的日子。节俭是道德修养的基础与途径,也是最高体现。

范祖禹与苏轼都曾为《布衾铭》题记。范祖禹感叹道,司马温公在物质上无所喜好,简朴得像陋巷之士,一室萧然,群书盈几,终日端坐而自得其乐。“本于至诚无欲,天下信之,故能奋然有为,超绝古今。”

苏轼则说:“得道之人视死生祸福如寒暑昼夜,不会刻意趋避,更不会介意锦衣玉食与粗衣疏食之间的差别。能做到这一点,天地不能影响他的生存,人主不能左右他的贵贱。这就是恭俭所能达到的高度。”

0% (0)
0% (0)
Tag: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新闻签收:

网友评论: